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濱州人游濱州 查看內容

誰還記得濱州七中?看這位學子的七中記憶

作者: 李順棟 濱州文學|來源: 濱州市文化和旅游局|2019-3-18 15:33| 213| 評論: 0

十年寒窗,高一時光最難忘。

1990年,我高一就讀于濱州七中。當時,這是濱州市唯一的一所農村高中。第二年暑假后,濱州七中被兩所市直中學——濱州二中和濱州四中合并,我所在的班級就轉到濱州四中去了。

上學路上

濱州七中坐落在荒野中,校舍破舊,環境更是與優美無緣。學校離我家大概有二十多里路,當時我的交通工具是一輛除了鈴鐺不響哪兒都響的“大金鹿”。我們在學校從周一待到周六,周六下午兩節課后就可以打道回府,周日下午再從家里返回。

那時,我每個月都要帶小麥到比學校更遠的油田一礦去換面粉,然后回學校再把面粉換成飯票。小麥裝在蛇皮袋里極像場院里打場用的碌碡,捆在自行車后座上搖搖晃晃,推著走不了幾步就車歪人倒,只有勉強騎上車子,借助車子的慣性才能前行,因此沒有特殊情況一般中途不下車。由于二十多里都是土路,坎坷不平,經過一路顛簸,捆繩常常松了口,半路上撒麥子的事時有發生。往往我都是向附近村子的居民借來笤帚和簸箕收拾干凈,二次捆綁后,繼續前行。

晴天飽受顛簸之苦,但畢竟還是車為人服務,一到雨天則顛倒過來,人就要為車服務。記得雨后的一個清晨,我騎車去上學。經過一夜雨水的浸泡,路都變成了非常粘稠的泥漿。兩只輪胎剛一壓上便陷進泥漿里,再出來時輪胎外面附著了厚厚的一層。一會兒,泥巴就將瓦圈和輪胎之間的空隙塞得滿滿的。我只好折了一根小樹枝,將兩個瓦圈里的泥巴剝離下來,但走不了兩步,泥巴又將兩個瓦圈塞滿,于是停下來再剝離。這樣反反復復,十步一停五步一頓,累得我氣喘吁吁大汗淋漓。

到達學校時別提有多狼狽了,衣服全被汗水浸濕,臉上、手上、鞋上都沾滿了泥漿,自行車更是面目全非。晴天時騎車只需一個小時的路,那天我卻走了四五個小時。早晨六點鐘離家,到學校時已接近晌午,同學們已經放學去食堂打飯了。

漫漫上學路,留給我的是顛簸和泥濘的記憶。

宿舍風波

我們住的是二十多人的集體宿舍,三大間破舊的磚瓦房。一進門只見兩排木板床被一根根磚柱子擎在了空中,有兩米多高。床與床連在一起,形成通鋪,這讓人很容易聯想到赤壁之戰時連在一起的戰船。我們的自行車平時就放在床下磚柱子的間隙處。不知這種設計方式最先是誰提出,它既解決了學生的住宿問題,也解決了自行車存放問題。

如果按現在的標準來說,這些宿舍絕對算一等危房。記得冬天的一個晚上,我們正在教室里上自習,天空飄起了雪花。當上完了兩節晚自習回到宿舍時,我發現床鋪上方的屋頂坍塌了一個大窟窿,上面露著蒲扇大小的一塊天,而外面紛紛揚揚的雪花正從窟窿里飄進來。掉落的瓦片混同泥土、積雪正落在我的被子上,被子也因此洇濕了一大塊。我只能將被褥收拾干凈,向旁邊同學的床鋪挪了挪,將被子濕了的一頭放到腳部,衣服也沒脫,就勉強睡下了。至于那夜是否被凍醒過,現在已記不清了。但有一點必須承認,我真是命大,要不是自習課,瓦片砸在腦門上,說不準就一命嗚呼了。

宿舍的房門沒有玻璃,或者說這兒的房門不適合安裝玻璃,因為學校里打架斗毆現象就像吃飯睡覺一樣平常。尤其像我們這些新生,被高年級學生欺負、敲詐更是司空見慣。半夜里,睡眼朦朧之時,經常有不速之客破門而入,挨個翻錢,翻菜票、飯票。如果有誰反抗,必然招致一陣毒打。因此,我們白天說說笑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一到了晚上就會愁容滿面,膽戰心驚。臨睡覺前,總是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假設成盜賊,反復琢磨他們的心理,錢、飯票、菜票放在哪兒才不會被他們翻到。磚縫里、枕頭下、口袋里都放過,但又覺得哪兒也不安全,有時幾個地方反復倒來倒去,直到迷迷糊糊地睡著。

一天夜里,宿舍里大多數同學都遭到了搶劫。我們紛紛發誓,盜賊們膽敢再來,他們一進門我們就萬箭齊發,打他們個頭破血流。于是,我們從外面拾來了很多磚頭瓦塊,放在枕頭邊上。第二天晚上熄燈不久,就聽見“砰”地一聲,宿舍門又被踹開了,幾個膽大的同學隨手向門口扔出了磚頭瓦塊。這時,只聽外邊一個為首的惱羞成怒,惡狠狠地說道:“不許扔磚頭!誰扔磚頭我先揍誰,看我進去不弄死他!”聽他這么一恐嚇,我們都嚇得縮進被窩里不敢吭聲,于是我們又遭到了二次洗劫。

后來,這件事情驚動了校領導。在鎮派出所民警和學校保安的共同震懾下,盜賊們終于有所收斂,宿舍風波終于歸于平靜。

粗茶淡飯

學校里沒有學生餐廳,大家都是在宿舍里吃飯。在周三之前我們一般不打菜,因為周日下午都從家里帶來了咸菜,有咸蘿卜條、鬼子姜、西瓜醬等,裝在各種各樣的罐頭瓶里,吃飯時把它們全擺出來,共同分享。直到把帶來的咸菜全部吃光,才不得不去食堂打菜。

打飯可是個力氣活兒,不僅要有楊七郎力殺四門的勇氣,更要有趙子龍懷揣幼主長坂突圍的豪情。那時,學校沒有排隊打飯的制度,只能憑借動物性的本能——力氣大小去“拼搶”。二三百學生,不分男女,吵吵嚷嚷,在打飯窗口前擠作一團。外面的恨不得削尖了腦袋,擠到里面去,而里面的打上飯又恨不得立刻變成一只老鼠,鉆到外面來。這一進一出的當口,飯菜撒了一地,或灑在別人衣服上的情況時有發生,少不了換來一句“眼瞎了嗎”的臭罵。一般來說,最先打上飯的是校體育隊的,他們體格健壯人高馬大,左邊一推,右邊一扛,一會兒功夫就擠到打飯窗口。其次是高三、高二,最后才是我們高一。

食堂里的飯菜,的確讓人不敢恭維。饅頭又小又硬,顏色黃黃的,掰開一嗅,一股濃烈的堿味兒簡直能把人熏倒。所以很長一段時間我一直懷疑學校里的饅頭里是否含有面粉,是不是全用堿面制成的。所謂的粥,簡直對不起“粥”這個字。從字形上看,粥是應該有米的,可食堂里的粥里沒有米,乍一看就是面水。就是這樣的粥,當時還是我們一天中最大的念想。我們喜歡喝它,并不是因為好喝,而主要是為了御寒。冬天里,宿舍里不但沒有暖氣,還四處透風。晚上冷得如同冰窖,早晨起來時臉盆里的水結成厚厚的冰,牙缸里的牙刷、飯缸里的勺子都被凍住,渾身感覺不到一點溫暖氣息,只有喝上一碗熱氣騰騰的粥才逐漸暖和過來。

食堂里有一道招牌名菜——蝦醬湯。何謂蝦醬湯?就是炒蝦醬時,因為蝦醬少,學生多,分不過來,只能向勺里多添水而成。一次,盆里的蝦醬將要見了底,后面還有很多學生沒打上菜,只見食堂師傅馬上向盆里舀了幾瓢涼水,蝦醬立刻又盆滿缽滿。這道菜從來不受季節時令的限制,一年到頭雷打不動。其他菜肴則成了市場上蔬菜價格的晴雨表,當集市上茄子便宜了,食堂菜譜上一準就是炒茄子;黃瓜便宜了,菜譜上絕對就是炒黃瓜。并且炒菜里不乏肉丁,里面的肉,既非豬肉羊肉,也非驢肉狗肉,而是高度濃縮,富含蛋白質的蒼蠅肉。稍不留意,它就會溜進口腔進入腸胃,弄得一連幾天都沒有食欲。

母親聽說學校的伙食不好,顧不上白天干活的勞累,連夜給我蒸了四五個白菜豬肉包子,讓我帶到學校里去吃。當時,學校食堂負責給學生們熥干糧。早晨把干糧放到食堂的箅子上,中午食堂里的師傅就會把干糧熥熱熥透。可當我中午放學后滿心歡喜地去拿包子時,卻發現原先堆積如山的箅子上只剩下一個網兜:里面裝著三個兩面饅頭。我的白菜豬肉包不翼而飛。當時,就好像被人迎面潑了一盆冷水,從頭頂一直涼到腳心,心里又氣又恨。可又有什么辦法呢?那么多干糧堆在一起,食堂師傅懶得管理,學生們又不自覺,只能是誰來得早誰先挑好的,來得晚的只能認倒霉了。最后,我只能提了裝有三個兩面饅頭的一兜去吃。

精彩課堂

七中的老師上課都很認真,但屬于傳統的填鴨式教學,教師只管講,學生只管聽,至于聽懂了多少,只有天知道了。不過令人欣喜的是,課堂作業很少,幾乎沒有。考試也很少,一學期只有一次期末考試。老師們都很人性化,既無體罰又無心罰,學不學全憑自覺。直到很多年后,我才認識到,或許這才是真正的素質教育。

在所有的老師中,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姓王的女老師,她教我們政治。王老師態度和藹,知識面廣,講解清晰,大家的注意力非常自然地被她牽引到課堂上來。化學老師大概三十多歲,他講課總是慢言慢語,不溫不火,屬于標準的“和風細雨型”。只要他上課,帶有磁性的聲音總能吸引著我們去和周公幽會,不一會兒教室里就會倒下一片,那真是“小曲熏得學生睡,只把課桌當床板”。物理老師則屬于“波峰浪谷型”。他講課就像汽車在高低起伏的山路上行駛一樣,上天入地忽高忽低。常常是他每講到舒緩處,大家上下眼皮剛剛合上,只聽“嗷”的一嗓子,嚇得大家激靈打一個冷顫,趕緊把眼睜開。這樣他在課上一驚一乍,我們在下邊半夢半醒。聽又聽不進去,睡又睡不踏實,只熬得一雙雙眼睛紅紅的,個個兔子眼似的,那種滋味兒難受極了。

曾經有段時間,我一直很欣賞物理老師的做法,不用體罰,就制止了學生課堂上睡覺。但現在我卻覺得化學老師才稱得上是一位真正的“大師”,他的“無為即有為”的做法才更值得提倡。試想,與其讓學生們昏昏沉沉地醒著,難受一節課,倒不如讓他們痛痛快快地睡著,享受一節課。

語文老師是個剛剛走出校門的女大學生,身材不高,非常瘦弱,戴著金邊眼鏡,顯得文質彬彬。她說話慢條斯理,燕語鶯聲。她講的諸如中心思想、寫作特點之類的東西純屬照本宣科,聽起來非常無趣。剛開始,我不喜歡語文老師上課,不久我卻喜歡她上課了。原因是在她的課上,我可以看中外古典名著,還可以摘抄一些喜歡的唐宋詩詞以及現代詩歌等。我坐在教室的中間位置,表面上只要擺出一副聽講的樣子,私底下照樣可以干別的事情,老師根本不會發現。在她的課上,我看完了《紅樓夢》《家》《伍子胥鞭尸》《三困瓦崗寨》、梁羽生的《云海玉弓緣》、瓊瑤的《在水一方》等許多書。

我喜歡做摘抄,自己建立了一個摘抄本。在閱讀的過程中,把自己認為好的詩詞、故事及名言警句都抄下來,課下再將摘抄下來的句子背熟。當時學校里辦的一份校刊叫《百草園》,幾乎每期我都認真閱讀,并做了大量的摘抄。當時,汪國真、席慕容的詩歌風靡全國,直到現在我還能背誦過摘抄的汪國真的一首詩——《熱愛生命》。

我不去想是否能夠成功

既然選擇了遠方
  便只顧風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贏得愛情
  既然鐘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誠

我不去想身后會不會襲來寒風冷雨
  既然目標是地平線
  留給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來是平坦還是泥濘
  只要熱愛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另外,我還摘抄了如余光中、北島、顧城、海子、舒婷的詩歌等,很多的名言警句至今仍記憶猶新。“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你,一會看我,一會看云,我覺得,你看我時很遠,你看云時很近。”“沒有比腳更長的路,沒有比人更高的山。”“如果你跟我走,就會數我的腳印;如果我跟你走,就會看你的背影”……

我喜歡寫作文,每兩周一次的作文課成了我一顯身手的舞臺。記得我寫過一篇以“我的家鄉”為題的作文,文章以春夏秋冬為順序寫出了家鄉的秀美、迷人。語文老師給了這篇作文很高的評價,說這是一篇優美的散文,文筆流暢,感情真摯,字里行間流露出對家鄉的熱愛和贊美,并且在課堂上當眾朗讀了我的作文。這讓我著實高興了一陣子,也從此更加激發了我寫作文的興趣。在那一年里,我堅持寫日記,即使當時這不是老師所布置的任務,每天我都把自己的所思所想記下來。一年時間記了三大本。

在那一年,我雖然沒怎么認真聽課,但總成績還不錯,尤其語文成績更是遙遙領先。我想這應該歸功于我平時的“不務正業”吧。我認為在學習的過程中,老師的作用固然非常重要,但關鍵還在于自己。

苦中作樂

學校設施雖然簡陋,條件異常艱苦,但我們還是能從平凡的生活中創造出很多快樂來。

宿舍里一旦沒有了外界的侵擾,我們戰戰兢兢的心情便得到了完全放松。住集體宿舍,最大的特點就是熱鬧。下了晚自習回到宿舍里,刷牙的,洗臉的,洗頭的,一陣喧囂。洗漱過后,頭一沾上枕頭,臥談會就正式拉開了帷幕。有啦學習的,有啦老師的,有啦國際時事的,也有啦四季農時的。頓時人聲鼎沸,此起彼伏。有時深夜里一覺醒來,依然有人在高談闊論。那時宿舍管理很不規范,在宿舍里啦到天亮都沒人管你。

女生是我們繞不開且永遠說不完的話題。有兩位仁兄,琢磨女生達到了登峰造極出神入化的境界。他們課上從來不聽課,兩只賊眼時刻關注著班內女生們的一舉一動。例如,某女生換上新衣服了,某女生臉上長粉刺了,某女生為什么上課老上廁所了,某女生看男生的眼神兒有點不對勁了。下了晚自習,將近憋了一天的他們,定時發布新聞聯播。

他們根據每個女生的體型特征分別起了外號,個子高的呼作“撐破天”,個子矮的叫做“鉆地鼠”,身體胖的稱作“雷子甕”,身體瘦的叫做“瘦猴子”,另外還有“蒼蠅屎”“丹鳳眼”“刀子嘴”“大叫驢”等等。他們將班里女生的名字寫在小紙條上,揉成紙團,讓我們抓鬮。抓到誰,誰就是你未來的終生伴侶。常常是,我們抓完后,班里最漂亮的兩個女生卻從來不見蹤影。后來我們才知道,兩位仁兄在我們抓鬮前早已把寫有兩位女生名字的紙團藏了起來,據為己有。接下來是我們的群起而攻,口誅筆伐,聲嘶力竭。

冬天上課最難捱。一節課下來,腳幾乎都被凍僵了。下課后,為了取暖,我們就玩“擠堆”游戲。這種游戲人數可多可少,容易操作。同學們在教室的墻根下站成一排,然后由兩側的同學一起叫著號子向中間擠去,直到把中間的一些同學擠出隊列。有時兩側同學用力過猛,把中間的同學撞倒在地,兩側同學卻由于收不住腳紛紛壓在了倒地同學的身上,形成“人山”。

還有一種雙人游戲叫“抵拐”,就是兩人都用右手扳起自己的左腿,只用一條右腿跳著走路,然后用扳起的左腿去頂或壓別人扳起的的左腿,逃跑或倒地者為輸。經常見到兩人對峙猶如兩只斗雞,一方扳著左腿先是猛壓對方的左腿,待對方后退幾步后,然后再將扳起的左腿冷不丁俯沖到對方左腿的下方,然后猛地向上一掀,把對方掀倒在地,引起周圍同學的一陣哄笑。

宿舍里夏天奇熱,靜坐不動還是大汗直流。那時沒有條件洗澡,撩起襯衫,用手在胸膛上往下一搓,那黑黑的泥垢便像一排排車轱轆紛紛滾落。一次午飯后,大家相約到黃河里去洗澡。黃河離學校不過八九里路,騎自行車十多分鐘就到了。上了大壩,遠遠地看見一條金色的飄帶從西方的天空甩下來,又遠遠地向東方甩去了。一些不知名的白色飛鳥正在岸邊的水里啄食,見我們到來便有禮貌地起身飛走。黃河水看上去很渾濁,但是捧在手心里還是清的。看來“跳進黃河洗不清”這句話是不準確的,它照樣能洗清我們身上的污垢。我們不敢到深處去,只在離岸很近的地方嬉水、扎猛子、練狗刨,玩的是不亦樂乎。

校園內,有位教師家屬開辦了豆腐坊。下了晚自習,我們常常拿著飯缸去買豆漿。磨豆漿的老大爺慈眉善目,臉上始終洋溢著笑容,那笑容就好像是剛剛煮好的滿滿一鍋豆漿,一不小心就能從臉上流下來似的。他拿著一個大舀子,站在盛有豆漿的大鍋旁邊,只要看見有飯缸伸過來,一準給你舀滿飯缸,而不論你的飯缸有多大。旁邊有一個盛錢的鞋盒,臨走時可以放上一毛錢,也可以放菜票,還可以什么也不放,全憑自覺,老大爺連瞅也不瞅。喝著香噴噴的豆漿,感覺生活是那樣的美好。

冬日午飯后,我和好友王慶鸞常常到校外田野里去散步。田野里空蕩蕩的,沒有一絲風,陽光照在身上暖暖的,我們沿著一條鄉間小路走向遠方。不知什么時候,后面一位女生尾隨而來。她穿著一件紅色的羽絨服,身材高挑,相貌清秀,一條長長的馬尾辮自然垂至身后。她走起路來,步履從容,張弛有度,渾身洋溢著青春的氣息。從遠處看,就像池塘里一支亭亭玉立含苞待放的水蓮花。她是我同年級2班的班長,學習成績非常好。她邊走邊看著一本書,口里好像還在讀著什么。

我們來到一棵大柳樹旁,坐下來閑聊。她也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坐下來看書。她沐浴在陽光中,身體前傾,雙腿自然前伸,形成一個坡度稍緩的大寫英文字母“A”的形狀,書就平放在腿上。她沉浸在書的世界里,有時眉頭緊鎖一臉凝重,有時又翹起嘴角喜上眉梢。周圍墨綠的麥田,光禿的樹木,以及遠處低矮的村莊,全部成了她的背景。這是一幅多么美妙絕倫的畫啊!如果我有一支畫筆,一定畫下來,題目就叫做《野外讀書的少女》,我敢保證它一定要比達芬奇的《蒙娜麗莎》還要叫座。

此后,我和王慶鸞午飯后總是到這兒來,她也總是如約而至,因此我也能夠屢次欣賞這幅絕世名畫。

往事如煙

第二年,我轉入濱州四中,學習環境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教室、宿舍都是樓房,窗明幾凈,整潔有序;有標準的運動場、實驗室和閱覽室;有教學理念先進、盡職盡責、一絲不茍的教師;有葷素搭配、營養衛生的可口飯菜;有細致入微、嚴格規范的規章制度。應該說,該有的全有了。

也許是魚和熊掌不能同時兼得的緣故吧,濱州四中在給我們提供優良學習環境的同時,也規范了我們的日常行為。在這里,我們再也不能徹夜神侃,再也不能肆意打鬧,再也不能去黃河里洗澡,再也不能在課堂上睡覺,再也不能瀏覽課外書,再也不能給學生起外號,再也不能打飯時擠作一團,再也不能在宿舍外隨意小便……

我們似乎失去了一樣最重要的東西——快樂,那種無拘無束、自由灑脫的快樂。如果把我們比作一群小雞的話,那么七中里屬于散養,講究的是自由自在,個性張揚,而四中則屬于圈養,講究的是條理規范,嚴格有序。

雖然四中最終幫我實現了人生的夢想,但在我的腦海里,似乎除了書山題海以外一片空白;而七中雖然校舍簡陋,條件艱苦,可當年我所經歷的一切艱難困苦,如同嵌入體內一粒粒沙子,起初有一點苦澀、甚至疼痛,但經時光這條河流的沖刷、磨礪后,最終都變成了心靈深處閃閃發光的一顆顆珍珠,成為我一生受用不盡的精神財富。

轉眼三十年過去了,直到今天,我還是常常想起在濱州七中的那段快樂時光,想起那時的人和事:想起上學路的坎坷,想起宿舍的簡陋,想起食堂的堿饅頭,想起難以下咽的蝦醬湯,想起性格各異的老師,想起同甘共苦的同學,想起磨豆漿的老大爺……

感謝濱州七中的那段時光,它帶給我的有艱辛也有快樂,有淚水也有歡笑,有思考也有啟迪,有勇氣更有力量。

作者:李順棟,濱州市作家協會會員,濱州經濟技術開發區第二中學初中語文教師。先后在《山東文學》《新華副刊》《華夏散文》《家園文學》《散文選刊》《散文詩》等刊物上發表散文、詩多篇,散文《懷念一只豬》入選首屆山東青年精短散文大展。

責任編輯: 旅游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返回頂部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 365篮球比分网 江苏时时彩 澳门赌球即时赔率 湖北十一选五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奖金 河北11选5 体彩超级大乐透开奖19131 云南快乐十分 网上打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