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旅游專題 故土流芳 查看內容

“先憂后樂”文化活態傳承

2017-2-24 15:02| 724| 評論: 0
“先憂后樂”文化活態傳承


圖中近景為范公祠與古木,遠景為范公村新建成的住宅樓


村莊簡介

范公村,隸屬于鄒平縣長山鎮,在原長山縣城南側,與舊城僅一橋一河之隔。人口525人,有朱、張、王、李、姚、高等姓氏,以朱、張姓氏人口為多。傳說,該村在北宋以前建村,曾因歷史上的朱范文正公祠而分為東范公村、西范公村。解放前曾名南關村,解放后改名河南村。2000年,改名范公村。目前,該村樓房已經建好,村民即將告別平房搬遷上樓。

村莊地圖

“頭枕孝婦河,南望長白山”,村東有個千年范公祠,村北有座三百年青石橋

穿過周村北去長山,一路擦肩而過的,是各式貨車,公路兩側密布著商店、工廠和工業園,莊稼地成了稀罕物。

進入“長山腹地”,在老長山縣城南首,發現高樓遮蓋之下,有一座古色古香的范公祠。門前,松柏參天。進院,石碑林立。主殿,是一座歇山式建筑,青磚灰瓦,斗拱飛檐。迎門處是一個高可及梁的雕花神龕,上書“先憂后樂”……

祠堂往北,村莊住宅高樓后,只見孝婦河水緩緩流淌,上有一座沒有欄桿的古橋。因為少有汽車,都走行人,這橋顯得很是寂靜。橋面寬闊,全由青石板鋪開。橋身堅固,一塊塊整齊枕石組成石墩,石墩外側略尖,將河水輕輕分開。石墩形制如一,但其中有四個頂部有不算大的獅頭,瞪著眼,昂著頭……

這祠堂與石橋之間的院落群,就是長山鎮范公村。村老對這樣的村莊位置很自豪:說它是老長山城的南大門,長山城與周村通衢大道穿村而過,“頭枕孝婦河,南望長白山。”正因此,才有了歷代的人文薈萃。

“這祠堂,是范仲淹故里的物證;這石橋,是朱氏家風的物證。”73歲的村老朱洪民是文革前的高中生,愛讀書愛寫作,好背誦古文,閑談起來也頗有文采。

朱洪民對著歷史資料介紹,最早的范公祠是修建于范仲淹死后十三年,即1065年。元、明、清、民國至今,總共17次重修。作為故里人,范公村民尤其是“骨肉至親”的朱氏家族,深受范仲淹“先憂后樂”文化影響,急公好義,對于公益總是當仁不讓,這古老石橋的修建就是明證。

古代,長山去周村,惟一的通衢大道必須經過城南的孝婦河。其上之橋,可謂咽喉所在。清代以前,這河上原有木橋,但每年四月都得拆掉以防水患,這給路人帶來不少困擾。

但要修石橋、磚橋,不僅需要錢,更得勇氣,因為百姓都說孝婦河是沙河底容易洼陷。可朱氏族人朱涌偏不信邪,他于1701年在此帶頭建起青石大橋,取名為“永安橋”。完工后,這橋體堅固,橋面寬闊,很是便利。后來,朱廷棕又在1752年重修,朱思琪、朱修士在1802年重修,朱佩銘在1897年重修。這前后五次,都是朱氏帶頭所修,他們幾乎把修橋當成了家事。

再如該村先民朱德裕也頗有當年范公風范,他是道光丙戌(1826年)武進士,授御前侍衛,曾官至廣西隆林營游擊,護理鎮安協印務。他率其部屬和苗瑤兄弟友好相處,當他病逝時,苗瑤民眾感泣相送者絡繹于途。可見,范仲淹對朱氏家風影響之大。

解放前,河南村南望群山如畫,北臨碧波清溪,村外河流環繞,小橋渡船;村內綠蔭飛花,幽靜茅舍。清人高風翰曾寫了《長山道中》一詩,贊美這里的田園美景:

小憩征車坐驛亭,一壺村酒對山靈。

看她柳眼長橋外,似為行人著意青。

十里飛花五里鸚,三分微雨一分晴。

臨岐莫問東西路,只向柳塘深處行。

但今日,“風景不與舊時同”。車流如織的會仙路、范公路、周長路、長興路,高大的住宅樓、酒店、商品房,大規模的廠房,現代文明在不斷改寫著村莊地貌。改革開放以來,家具、紡織、板材、造紙等生產線日益包圍范公村。單是1995年鎮政府搬遷,就陸續征占該村700余畝地。而今,村里新建成的住宅樓,正召喚著村民入住。城鄉、古今、農工、商旅文化,在這里交織、變奏。

村莊故事  

范仲淹與該村朱氏“情同骨肉”,“范大老爺”的故事成為家風、村風

長山城內原有懷范樓,康熙長山縣志記載:“在南城隅,范文正公嘗讀書于此,后人懷之,故名。金泰和中建,元元貞元年縣尹安惟洪修,今圪。”嘉慶長山縣志又云:“樓在城東南,南望群山如畫,至元癸已春縣尹濟南安承務重建,刻其詩及移名人詩什于其上。范文正公集附錄。”長山八景,其中專有“范祠煙雨”一景,騷人詩作甚豐,長山舊志記錄甚詳。

《朱氏三支四門宗譜》中云:“初修長山周村間汽車路時,在莊西米河岸曾掘出一碑,上刻‘范公故里’四字,時以無人過問,復埋在地中。”

“……吾族根柢於陵,非遷發可比,……自北宋刺史公居孝河南。”在朱氏家譜中,朱龍光于順治辛卯年寫道,“我朱氏世居長邑,北宋之前不可得而詳也,故尊刺史公為始祖……”由上可見,朱氏很為自己是“坐地戶”而驕傲。可這位“北宋刺史公”是誰?

他正是范仲淹的繼父朱文瀚,相傳他在世時就居住于孝婦河南,也就是目前范公村的位置。

“從家譜和傳說來看,我們的祖宗與范仲淹是一母同胞。也就是說,范仲淹的母親謝氏也是我們的老祖母。我們都屬于朱氏的第三支第四門。”范公小學教師朱波介紹,《朱氏四門宗譜凡例釋言》記載:自北宋以來一直沒有遷徙的只有三支四門的一部分子孫。民國時,長山與周村之間修建汽車公路,在村西米河岸邊曾掘出一塊石碑,上刻著“范公故里”四字。

在范公村,朱氏后裔愛談范仲淹的故里情,愛談朱家對范仲淹的培養。可在一些歷史逸聞里,范仲淹與朱家兄弟并不和睦,甚至說朱家不讓范仲淹母子進門,母子備受欺凌。實際情況是咋樣呢?

朱氏后裔、原長山鎮文化站站長朱鴻林傾注了大量心血在范仲淹研究上,他編著了兩本書:《范仲淹故事選》、《范仲淹與鄒平》。在后者一篇名為《澄清事實 以正視聽:范仲淹與長山朱氏》的文章中,分析認為范仲淹與朱氏有“骨肉情”。

朱鴻林認為,長山朱氏家譜寫明“繼配謝氏”,也就是說范母是一個明媒正娶的繼配正室夫人,又有誰敢歧視和虐待呢?又怎么會又生下兩個兒子?

又據《長山縣志》記載:范仲淹“性至孝,雖改姓還吳,仍念朱氏顧育恩,乞以南郊封典,贈朱氏父子太常博士,朱氏子弟以蔭得官者三人……”“在孝婦河南置義田四頃三十六畝以贍朱族。”后來,范仲淹次子范純仁巡視山東,又在孝婦河北置祭田一頃三十畝。

還有書信為證。居官后,范仲淹與長山朱氏一直有書信往來,《范文正公全集》尺牘卷與朱氏來往的信件就有15 封。信中提到了“秀才三哥”、“朱侄秀才”、“五娘兒”、“八員外”、“山東九郎”等并表示關切。同時再三叮囑侄子們要“溫習文字,清心潔行,以自樹立。生平之稱,當見大節,不必竊論曲直,取小名招大悔矣。”

50 歲那年,他將妻子李氏的靈樞停放在瓜州寺中,曾寫信給朱氏子侄,信中說“六嬸(范仲淹在朱家排行老六)神櫬且安瓜州寺中,悲感!悲感!”又寫到:“七哥骨肉上下各計安,甚時來得相見?骨肉聚會,此幸也幸也。”

這“骨肉聚會”所體現的骨肉情,正是歷史真相。

宋仁宗皇佑三年,63歲的范仲淹“以戶部侍郎知青州”。赴任途中,他專程繞道長山縣,長山父老迎接于城西十五里處。范仲淹輕車簡從,下車參拜故鄉父老,一首《留別鄉人》流傳千古:“長白一寒儒,榮歸三紀余。百花春滿路,二麥雨隨車。鼓吹羅前部,煙霞指舊廬。鄉人莫相羨,教子苦讀書。”

范公祠最后是范仲淹的寢殿,名為“菜根莖舍”,牌匾是由著名書法家苗培紅先生題寫的,之所以稱之為“菜根莖舍”,是因為范仲淹一生清貧、儉樸,他把他為官所得的錢用在了興辦學校、購買義田、幫助部署親友和撫恤孤寡貧困,而他自己一直到老卻一點積蓄也沒有,范仲淹病故入殮時,連一件新衣都沒有,但是他卻心系天下、懷抱國家,使得后人不禁敬仰。

而今天的范公村民,無不將上述范仲淹故事化作民謠、俗語傳承,婦孺都將其視為家風、村風。而像朱鴻林、朱鐵民、朱波、朱洪民等頗有些文化興趣的人,更是將范公作為研究課題,在家譜、古文中揀選、整理乃至于爭論、辯論。因而說,范仲淹“先憂后樂”文化在這里早已是“活態傳承”。

村莊人物

小腳老太吟詩作對,自覺傳承范公文化澤及后人

冬日暖陽,灑滿小院。向陽的小板凳上,端坐著一個老太太,一邊納鞋底,一邊對著倆孫兒唱:“趙氏連城璧,由來天下傳。送君還舊府,明月滿前川。”

聲音婉轉,曲調柔和。

唱罷,只見小孩子倆手一拍大腿,一伸脖子,連說帶比劃:“奶奶,我終于知道你唱的是啥了!那是楊炯的詩歌《夜送趙縱》!講的是完璧歸趙的故事!我在初中課本上看到有《將相和》的課文了!”

這老太太笑笑,正要開講《將相和》,卻發現:另一個孩子愁眉不展,提不起精神來。她笑著問:“咋了,考試考砸了?蹲班了?”

那孩子接話:“哎呀,奶奶,我可頭疼了。俺老師讓我作詩,每句話都得帶上倆春字,我又做不出來……”

老太太喊:“來,聽著!”

“春日春光春景和,春人路上唱春歌,春堂學生寫春字,春女房中繡春樂。”老太太朗聲說道。

聽罷,倆孩子驚地直瞪眼,說不出來話來。

——上述故事發生在60多年前,是范公村73歲老人朱洪民的親身回憶。故事里的小孩子正是朱洪民,大孩子是他二哥朱洪昌,而這老太太是他奶奶。時至今日,朱洪民都不知道奶奶的名字是啥,但她身上厚實的文化讓他一生回味。

那么,一個農村婦女咋就這么厲害?想都不用想,就能賦詩一首?

“傳說,我奶奶娘家是桓臺書香之家,為了逃婚來到這。她摟著我睡了好多年,可從沒聽她說起過娘家的人和事。”朱洪民介紹,他的爺爺朱逸青是個秀才。

朱洪民回憶,奶奶長得白凈,衣裳雖破舊卻總是“利利索索”,顯得“福氣態態”,言行舉止與普通婦女截然不同。

譬如,鄉間稱呼男子往往直呼其名,可她愛說“相公”。鄉間稱呼婦女一般為“老大媳婦”、“老二媳婦”,可她總是說:“相公娘子”。

朱洪民印象最深刻的,莫過于奶奶對“敬惜字紙”的嚴格要求。“她平時脾氣特別好,可一旦看見孩子拿書紙、報紙擦腚,一準翻臉。她常說,‘那是圣人的字紙,不尊重圣人哪行!’她還特別節約,不允許隨便潑水,常說‘水還能沾人嗎?’”朱洪民如此回憶。

因為范仲淹的故里在此,奶奶總愛拿“范大老爺為讀書劃粥斷齏”等系列故事來教育兒孫。

“范大老爺說了,守著山不能光拾柴,守著海不能光使水。一米一飯來之不易啊。”奶奶的話總在朱洪民腦子里打轉。

這位老太太很是長壽,活到90多歲,到1960年左右才去世。朱洪民這樣分析奶奶長壽的原因:“老話講:善則生陽,心善,免疫力就高。別看家里窮,但她總疼惜更窮的人,愛施舍,愛幫人。”

這個作詩老太的故事雖傳奇,但并非個案。如該村還有個叫做王愛連的老太太,也是個壽星。她為姑娘時就曾讀過私塾,乃至于在解放后的識字班上成為“輔導員”,到了九十多歲還要戴上老花鏡看報紙。現年87歲的張之斌回憶說,他的母親是桓臺王漁洋的后代,嫁到這兒來,做飯之余還拿著書本看。

這些讀過書的婦女,折射出范公村頗具特色的文化語境——因為緊鄰老長山縣城、周村、桓臺,因而文化家庭多,不少婦女也能識文斷字。她們自覺不自覺地在將范仲淹等圣賢故事傳遞給兒孫,確保了村莊文化的水漲船高。

村莊經濟

敢于“踩百家門”,木工專業村孕育了不少知名品牌

周村原為長山縣之重鎮。1904年5月,周村與濟南、濰縣一道被清政府辟為商埠。城市商業經過十余年的發展,成為中國北方最重要的絲綢生產、加工和集散中心。張之斌的爺爺當時是周村有名的絲綢商,生意遍布濟南、大連、濟寧。張氏家族后人現在除分布在濟南、濟寧兩個城市外,據鄉人介紹,還有不少散居在大連、成都、蘭州等城市。當年張家的商號設到哪個城市,哪個城市就有張家后人。

改革開放30多年,將農民陸續從土地中解放出來。通過“踩百家門打家具”,范公村村民很快迎來“解放”。

“1975年那一陣兒,我們村就開始有人打家具。收音機木質外殼在周村一代銷路很好。尤其是冬天,地里沒活,我們就趁著飄雪的工夫,到周村一帶打家具。能掙點零花錢,晌午主家還管頓飯,我們高興。1980年,村里一半多的青壯年全都出去打家具了。”村支書朱學峰介紹,那時范公村堪稱“木工專業村”,連本村教師都趁著寒暑假去干。

不過,能堅持到今天的是少數,他們迎來了豐碩成果,如張濤、張峰兄弟倆擁有金福凱、金富通兩個家具品牌。他們為啥能做大做強呢?

“像人家張濤,也是初中畢業,可他有管理智慧。首先,他摳細節,質量第一,完美主義。比如,櫥子里面的任意一個小釘子都不允許露頭,怕萬一扎著人手!比如小廚子里頭的板材,他要求用小電鉆來回磨,直到最光滑最舒服。其次,管理嚴格,自打帶學徒起就定下了最嚴格的規矩。如果學徒、工人膽敢糊弄一點,他立馬讓你推倒重來,哪怕增加很多成本。再次,他愛琢磨好研究,對美國人的一套管理模式都非常熟悉。”朱學峰介紹,張氏兄弟廣告里所說“優良的品質、精細的做工、考究的選材”絕非夸大,而是一點點扎實地磨出來的。

如果說“完美主義”成就了第一學歷不算高的企業家,那么普通村民的富裕之路則是靠著敢闖敢拼能忍的性格。

“1998年之前,村里有幾戶種蔬菜的,效益挺好,從1998年開始,我們成了名正言順的養雞專業村。幾乎一年時間,家家全換了25寸的大彩電。那陣,全村雞的存欄量超過6萬只,村邊排隊買雞、雞蛋的車排成長龍,排尾就買不著了!這些車來自張店、桓臺、周村,甚至有安徽、上海的不少客商。”朱學峰如此回憶,但他也坦誠:養雞太多,導致村莊衛生狀態跌落到最低點,路人都繞著范公村走。

從1982年就開始養雞的朱波介紹:“1998年,為了便于管理,也為了村里衛生著想,村里集中蓋了一批雞舍,最終那地又被企業征占了。緊接著養雞就算不出賬來了,現在已經沒幾家干了。”

而今,普通村民大多在周邊企業打工,或是開個門頭做小買賣。對比很多“空心村”而言,范公村依托本土企業留住了年輕人,緩解了年輕人外流問題,也就少見留守兒童、留守老人問題。

策劃:韓俊亮    執行記者:劉清春     通訊員: 張學東 于淼

                                                                                                                  責任編輯  胡旭陽

責任編輯: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返回頂部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北单比分奖金计算器新浪 体球网网球比分 kk棋牌游戏辅助作弊软件 26选5 重庆快乐10分计划大全 竞彩比分直播500彩票- 皇冠足球指数全讯网 足球手机即时比分 皇冠足球指数全讯网 甘肃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