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漫游濱州 沾化區 查看內容

探尋消失的奇怪廟宇——沾化“落后寺”

2017-2-8 14:28| 656| 評論: 0
探尋消失的奇怪廟宇——沾化“落后寺”
iSM7CftMMn.jpg

在沾化縣馮家鎮傅家村,曾經有一座名喚“落后寺”的廟宇。相傳它建于唐代,建筑宏大,神像眾多,衍生有大規模廟會。該廟在1945年被拆除,住廟的和尚也都還俗。最近,傅家村耄耋藝人付元賞呼吁,重建這個消失的廟宇。那么,該廟怎么會有“落后寺”這么奇怪的名字?它有著什么樣的故事,又為什么能在消失多年后仍吸引村民不斷回味呢?

落后寺也稱“落魂堂”,是“退一步海闊天空”還是超度亡魂?

相傳,落后寺興建于唐代,位于傅家村南一里許,亦稱落魂堂,占地約十余畝。傳說,貞觀年間,太宗李世民親自東征高麗曾在此安營;咸亨年間,皇帝令薛仁貴西征吐魯番,該部也曾在此安營下寨。后人以故修建了落后寺。

付元賞回憶,全寺共有殿宇幾十余間,主次分明,覆琉璃瓦,單層飛檐,殿閣嵯峨;牌樓高聳,斗拱密密排列。庭院間古樹參天,藤蘿滿樹,草坪如氈,花香迷人。

大門前懸掛一塊金色橫匾,約有三米多長,一米多寬,上寫“神靈丕著”四個大字,為時任沾化縣知縣陶光勛所題;寺院中間砌一火池,香客將紙香投入焚敬;一進南門的王靈官,形象一手舉鞭,一手拿圈,指示善者走金橋,惡者走地獄。

北面西側大殿是泰山奶奶殿,前有四大明柱,木雕風格獨特,有門無窗,都是雕刻透明的屏障構成。東大殿三間為天齊爺大殿(協天大帝),其塑像是據封神演義上的人物箕子、微子、比干等。

至清同治癸亥甲子年,該廟曾由十三世祖傅士宏墊資七百余千(銅幣)和范莊任觀海再次重修。因資金不足,只修了兩個大殿與王靈官小廟,都是用青磚琉璃瓦仿古建成。東西兩側的閻王殿與南側的鐘鼓樓、土地廟、城隍廟、中間的馬棚,和南門外的金橋、西北角的報天廟都未重修。

據說,在1940年前后,從海上漂來一座佛像,下坐蓮花有兩米多高,全是木頭雕刻,非常完整,甚是珍貴。經主持僧人的再三請求,修了三間佛殿,名為霹靂佛殿,連同報天廟一同重修,至1945年由于歷史的種種原因全部扒毀已成廢墟。

為什么叫“落后寺”,付元賞這樣解釋:“我也問了不少人,結論是該廟取義為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時風平浪靜。”

在筆者來看,該廟東西大殿皆為“十世閻羅殿”,而北面主殿供奉泰山奶奶、協天大帝,進門為城隍、土地。北殿是民眾祈福求子的神圣空間,而南面城隍、土地則是接收逝者靈魂的中轉站。整個信仰空間以撫慰生者、超度陰魂為主,生死對比張力大。特別是十世閻羅殿陰森恐怖,塑造了一個想象的地獄世界。可見,整個廟宇迎生死、度世人,將佛教、道教信仰融為一爐,是典型的明清民間信仰空間。因而,村民記憶中的神靈格局應為明清時期才穩定下來。可以想見,落后寺可能是“落魂堂”的民間訛傳,“落魂”意為接收魂靈、撫慰逝者。

寺廟消失后,“文化和尚”還俗做了手藝人,最終又回到了“民俗”之中

解放前,落后寺有僧人主持供奉。廟產有土地二十余畝,自勞其食,僧人故去也葬于此地。在20世紀40年代初,大流村村民張忠曾一頭挽發髻,身穿偏衫充當道士,主持在此,后被牛王莊日本侵略軍所殺。

在廟宇失去主持后,村民經商議再聘,從本縣楊家道口請來了教澤、昌武師徒二人來主持。昌武后認村民傅春和為干父。而教澤的爺爺許傳、師父本祿也常來做客住上幾天,他師弟教月和師侄名昌也來幫助耕種。從此,時年約八歲的昌合就在本村傅家學校讀書。

受戒和尚教澤持一缽,為圓形陶瓷制造,黑紫色,上寫“相國寺”字樣,放在用木雕刻透明長三十厘米左右的龍頭上頂。教澤能寫、吹、拉,很有功力,尤其紙草手藝相當不錯。他與人和睦,種地養牛,生活不錯。若遇久旱求雨,他就隨鑾伴奏,周游各村,停駕拜祈,更是晝夜守候,吹奏不息,有雨無雨七天為止。解放后,廟宇扒毀,他與師侄昌合暫住傅家。隨后還俗,改名侯登山,以白鐵制造手藝維持生活,趕李家集回來不幸腦充血死亡,當天送至楊家道口埋葬,后原籍侯家莊父母起去娶妻合葬。

昌武則還俗招贅于黃升店河南孫家,改名李同生。為探親回過傅家村一次。村民回憶,他曾通過報紙等媒體尋找原籍終未如愿。有三子,后病故於次。而昌合則還俗招贅于王虎鎮,隨姓改名周方成,奉侍二老歸天,后攜帶妻子歸宗回原籍臨朐。

可見,那時的和尚并非不食人間煙火的“真人”,“宅”在寺廟只顧念經,他要為鄉民祈雨、做法事,還要種地、養牛甚至做木匠活。教澤能吃拉彈唱又有一筆好字,可見其文化素養不低。而小和尚居然要在村里的小學讀書,足可見佛教的包容性之大。和尚也要入鄉隨俗,認村民為干親,方便長期相處。還俗后,和尚們大多選擇了入贅他家,最終又回到了“民俗”之中。因而,傳統佛教與鄉間俗世是息息相通的。

大規模廟會催生了東路梆子教習傳統,傅家的文化村史鮮活續寫

依托落后寺,傅家村在解放前的每年古歷三月二十八日都要舉行大規模廟會。廟會期間,商賈云集,香火甚盛,演戲六天,四里八村的百姓都來此趕廟會,眾多善男信女來此求神拜佛。而這廟會演戲的傳統養成了鄉民聽戲唱戲的習慣,傅家村、莊科村等地東路梆子傳統正是在此基礎上鮮活傳承。

不僅是落后寺,傅家村還有眾多獨特的文化線索。如村西里許是“文風臺”,高有三米左右,占地十余畝,并有溝盤河繞村環抱,相傳梁山好漢阮小七曾在此居住。他化名蕭恩打漁為生,故事后被寫為京劇《打漁殺家》。

文風臺上有一窟窿,村民稱之為“狐仙臺子”。解放前,此臺前蓋一小屋為廟,燒香奉祀,至解放后挖土時發現,這是以青磚圓形砌成一磚到頂的墳墓,并有出土文物,有大小盤、碗、釉漆瓦罐等等,經有關部門考證是元代的一個墓葬群。

雖然,傅家村的落后寺、文風臺、關帝廟都已消失,但記憶并未消散。目前,傅家村仍是個典型的文化村,這里傳承著東路梆子,還成立有田園藝術社,村民們能寫會畫、能跳能唱,頗為鄰村羨慕。特別是付元賞拯救出26出梆子戲,當選為沾化縣十大民間藝人,是四里八鄉的“標志性人物”。

“1954年,村里戲班子組織起來,開始演的是京劇、呂劇、梆子湊的三柱頭子戲。戲班文盲多,沒劇本,我就琢磨著該把些老戲記錄下來。”走過“大躍進”、“文革”、包產到戶的付家戲班,經歷了好幾波起伏。正因為付元賞長期的劇本整理,梆子老戲才沒被遺忘在歷史的垃圾箱里。60多年來,傅家村唱過樣板戲,也成立了金聲劇團,還在向村里的小學生傳藝。付元賞還專門寫作了村里的戲班史《無聊閑談》。

可見,寺廟等民間信仰逐漸被歷史淡忘,但廟會所催生的梆子戲傳統并未消失,它始終在民間頑強傳承。作為有著3600口人的大型村莊,傅家村養育了大規模的廟會,而這廟會是四鄰八鄉中的文化中心、經濟中心和信仰中心,廟會也讓這個村莊有了更顯著的文化地位。

消失的落后寺成為悠遠的集體記憶,而還俗的手藝和尚告訴我們,佛教曾以極其通俗的形式在民間鮮活存在。而今,寺廟、和尚都已遠去,傅家村的梆子聲卻還在耳邊。連八九歲的小學生都在學唱幾百年積淀而成的老戲本。可見,民間文化像是一道流動的傳統,縱然遇到山川、險灘,改變了多少回模樣,但都不曾徹底消失,它永在鄉民心中。

(記者 劉清春 通訊員 張學福)

責任編輯:胡旭陽 王樂

責任編輯: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返回頂部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新快3 湖北11选主开奖结果 江西快三 足球指数捷报 老k棋牌苹果下载安装 球探网即时比分足球比分直播 风云足球直播 江苏时时彩 国足新浪体育 喜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