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漫游濱州 沾化區 查看內容

一位濱州作家眼里的沾化古城:一處非常值得去的人文景點

2018-8-20 09:33| 686| 評論: 0
一位濱州作家眼里的沾化古城:一處非常值得去的人文景點

古城,欠你一個秋天

韓淑靜


即將進入沾化古城的出站口,我們一行人下車等待接應的朋友。輕輕打開車門,我一腳踏進了細雨的世界。

這是我見過的最曼妙的秋雨。怎樣來形容這雨兒呢,能感受到潮漉漉的氣息,卻看不清它的身形。它柔,柔的像嬰兒的酣夢;它暖,暖的像母親溫情的撫摸;它潤,潤的像情人間癡戀的唇吻。“像霧像雨又像風”,我確信寫歌者一定如我一樣遇見了最飄忽的小雨。

我瞬間安靜下來,這細雨把我浮躁的心熨得妥妥帖帖。如同被峽谷束縛的萬丈激流突然殺出了重圍,形成不著邊際的汪洋,變得開闊、平靜而又坦蕩。

還未到深秋,沾化的冬棗林依然蒼翠深沉。站在高架橋上望下去,那鋪天蓋地的碧綠延伸到天際,直鉆進低垂的云幕里,送給我一懷的安逸與舒適。誰會想到這被高架橋攏在臂彎里的大平原,幾千年前,曾是廣袤的鹽田灘涂,被大海的浪潮反復沖刷激蕩,把苦澀深深地植入瘠薄的軀體里。我的目光穿越時空,仿佛看到定居于此地的先民們,一遍遍地丈量著她的遼闊與深邃。血脈賁張的古黃河從這里流過,把無數的黃沙鋪陳衍化,苦澀被深埋地下,草木沿著沖積平原蔓延開來,鳥獸們蜂擁而至。

這土地吸引著更多的人來到這里定居、開發。她變得越來越美麗,以至于數度引發軍閥混戰。“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歷經朝代的更替和戰爭的洗禮,當年的金戈鐵馬早已灰飛煙滅,這片厚重的土地用她固有的節奏不緊不慢地走下去。

沉思中,我遠遠地看到了一段高大巍峨的古城墻。青磚壘就的墻壁光滑氣派,排列整齊的城垛口威武莊嚴,仿佛一幅安靜的古畫掛在眼前。我踩著高跟鞋踏上濕漉漉的青石板路,發出噠噠的聲響。噠噠聲直到城墻根部,我伸手撫摸著這砌著白色墻縫的濕漉漉的青磚,光滑如少女的肌膚。十幾年前,我站在山海關關口,像今天一樣,伸出瘦弱的手指,懷著敬意撫摸著那一塊塊留著滾石刀劍印痕的粗糲的青磚,認真地檢視著那沾著馬毛和殘血的壁壘,用目光逡巡著那粗壯殘缺的略朽腐的頂門木杠,從敞開的大門,瞭望關內關外不盡的風景。正是這肥美的土地,招致剽悍的清軍大舉入關。

今天,在這復原的厚實的古城城門洞里,我看到了什么!

被打濕的青石板路閃著亮晶晶的光澤,延伸到古舊的建筑群里去。一輛大巴車停在城門外,一位灰布衣褲的老人拽著一個半米高的藍衣娃娃,在大門口玩耍,年輕的女子們嘻嘻哈哈地從城門洞里魚貫而入。她們是遠方的游客還是歸家的村姑?

這些平淡無奇的生活小場景,會被人們描述再描述嗎!安樂、知足是他們的幸福,哪怕摻雜著絲絲苦澀,也不會削減這平凡的感覺!

這幸福也有被打破的時候。翻閱古城的資料,我看到1938年的10月底,一隊武裝到牙齒的日軍浩浩蕩蕩地向古城開過來。那些穿戴整齊的駐防軍一槍不發,就從這寬厚的城門洞里蜂擁而出,踩踏著青石板驚慌失措地四散逃去。隨后一群群拖兒帶女、牽牛趕豬的老百姓也從城門洞里涌出來,哭天嚎地地逃難去了。人走了,古城卻逃不脫一場血腥的洗劫與殺戮。不敢想象,來不及逃走的男人女人怎樣躲過這場殺戮!不能想象熊熊的罪惡之火,怎樣從這家燒到那家!生與死,交給了上蒼;血與火,改變了古城的模樣。

在這個小雨霏霏的秋天,我站在城門洞里想象那段悲慘的歷史,卻始終無法復制一個完整的片段,也找不出一個合適的詞語來描摹人們發自內心深處的絕望。

走進古城,感覺除去這條光滑的青石板路給人點古舊的感覺外,路旁成蔭的綠樹和高聳的紅瓦白墻,以及縱橫交錯的電線,一點兒也找不到“古”的味道。不覺產生了“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的蒼涼之感。

在村中央大街上,一所青磚斑駁的古建筑幫我從失望的谷底攀爬出來。這座建筑,沒有豪華的彩色琉璃裝飾,三層青瓦做成簡單的檐子,長方形的灰木板窄門,正方形的木質小窗,都昭示著它的樸素與古雅。在很不起眼的大門口,粉著一個黑地白字的“當”字。這大概就是碩果僅存的古當鋪遺址了。

走進青磚漫地地古當鋪,我仿佛走進了明清時代。那些梳著大辮子的青布男人們進進出出,拎著為數不多的物品焦急地走進來,握著少數的錢財走出去。這其中的悲歡離合誰能說得清呢!黑漆厚木板做成的大門不算寬,卻很高,腳下漫地的青磚都那么齊整。屋頂上則是黑色的梁木構成的框架,配上新粉刷的白墻,給人留下素雅的印象。

走到裝著齊梁高的木格子柵欄的當鋪柜臺前,一股陰森之氣忽然彌漫開來。想象不出,隔在柵欄里邊的掌柜們,怎樣用鄙夷的眼光來看著那些不得不靠典當物品來換取錢財活命的敗家子們。也無法想象出,那些急需錢財的人把家里值錢的東西倒騰一空后,又倚靠什么來生活!

這陰森森的當鋪里一定留下了許多故事,但我無從查考!

當鋪的后院是一進一進的院落,全是青磚青瓦的古式建筑。同樣不奢華,卻重重疊疊極有層次。在這陳列著老物件的舊房子中行走,生出許多失落感。因做了學校才得以保存的古建筑,早已失去了舊有的氣派。但與只能在照片上看到的直諫坊和重新修復的文廟和魁星樓相比,這已經是萬幸之極了。

古當鋪建筑群,盡管古舊,卻不缺乏藝術的氣息。掛在墻上的一串打著亮光的織布梭子,半輪朽腐的車輪,一輛銹跡斑斑的加重自行車,一盤古式的鋪紅蓋綠的老式大炕,都在不經意間把人拉回到遙遠的過去。

而我最心儀的,卻是院子里那一架茂盛的葫蘆藤,在稀疏的葉子間,碩大的葫蘆喜氣洋洋地掛在架子上,展露出無限的生趣。春風夏雨中,它們忘情地開花結果,給這座老宅子帶來陽氣!

從古當鋪走出來,向東西方向望過去,依然是青色的屋舍建筑。古今結合的青磚店鋪,讓人疑心穿越到了舊時代,只是那一臺臺空調柜機,暴露了實情。在這條大街上,文化氣息是很濃郁的,閑了可以泡上一壺茶,聽大鼓書表演,消磨一個上午,還可以買到各式各樣的小吃。總是忘不了當鋪前經過的那位包著綠頭巾穿著紅色外套推著一三輪雪白的棉花的大媽,這大約就是生活的本質。因為不論我們怎樣努力,也不能完整復制出舊時的風貌,即使還是老的東西,但氣息卻是現代的。

雨,不知道什么時候停了。沒有出太陽,路邊的樹葉顏色更深了,青石板上依然閃著濕漉漉的光澤。

責任編輯: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返回頂部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快速赛车 体彩p5 新浪体育山东鲁能 足球指数中心 pk10牛牛 即时赔率亚洲赔率澳门赔率 湖北30选5 手机彩票购彩大厅 江苏11选5 518彩网是正规的吗